Tag: WorkSpaces


我喜欢我的Amazon WorkSpaces

去年年初,我的同事 Steve Mueller 来到我的办公室,告诉我一项他认为我会感兴趣的内部试点计划。他解释说,他们正准备在 Amazon 上运行 Amazon WorkSpaces,并提出把我加入候选名单。我是一个喜欢生活在最前沿的人,自然接受了他的提议。

开始使用

此后不久,我开始在办公室的桌面上运行 WorkSpaces 客户端,那台电脑配置非常好,有两台显示器,内存充足。当时,我在工作日使用该桌面,出差或者在家办公时有一台单独的笔记本电脑。虽然我使用 Amazon WorkDocs 在两个环境之间共享文件,但切换环境时还是有些不顺畅。我得到了两组不同的浏览器标签、书签,诸如此类。无论我如何尝试,就是没有办法在各环境之间保持办公应用程序的同步。

在办公室使用 WorkSpaces 两周后,我意识到它的速度和响应能力与我的桌面相当。从此之后,我开始使用 WorkSpaces 作为我的主要工作环境,并慢慢脱离我曾经信赖的桌面。

我每周有两到三天在家办公。我家里的桌面配备了两个大屏幕显示器、大量内存、顶级的机械键盘,并运行 Ubuntu Linux。我在 Linux 系统上运行 VirtualBox 和 Windows 7。换句话说,我有一个快速且像素丰富的环境。

在我习惯了办公室的 WorkSpaces 之后,我在家里也安装了客户端并开始使用。这对我来说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,瞬间开启了新的世界。现在,我能够使用快速而像素丰富的家用环境去访问我的工作环境。

此刻,您可能在想,客户端虚拟化和服务器虚拟化的组合一定很慢、有延迟,或者响应能力不如本地设备。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我是一个非常苛刻的用户。我敲键盘速度飞快,我会同时打开大量窗口并频繁快速在窗口间切换,而且我绝对不能忍受被系统拖后腿。我的 WorkSpaces 速度快、响应能力强,让我拥有更高的工作效率。

移至零客户端

在我使用 WorkSpaces 几个月后,Steve 发消息跟我谈到了他的计划,他想要给试点计划的成员提供一些零客户端设备。我很喜欢他的想法,并同意参与。他和他的帮手 Michael Garza 帮我设置了 Dell 零客户端,并从 Steve 的办公桌下面搬来两台全新的显示器。此时,我的办公室桌面对我已经不再有用处了。我拔掉它的接线,向它的精诚服务表示敬意,然后把它送到复印室的硬件回收架。现在,我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完全依赖我的 WorkSpaces 和我的零客户端了。

零客户端是一个小巧而安静的设备。它没有风扇,也没有内部存储。它简单地连接至本地外围设备(显示器、键盘、鼠标、音箱和耳机)以及网络。它的发热量极小,并且与整套桌面相比可大量节能。

那时,我也经常需要到国内外各地出差。我开始在路上登录我的 WorkSpaces。这样做之后,我意识到我现在实现了一件非常酷的事,我拥有一个统一的工作环境,它可以横跨我的办公室、我的家庭和我的笔记本电脑。我有一套文件和一套应用程序,我可以从任意设备访问它们。现在我拥有一个便携式桌面,并且几乎可以从任何地点访问它。

我在使用远程 WorkSpaces 而不是本地计算能力的事实,很快就变得可以忽略不计。有一天早上,我用带有刺激性的标题给团队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“我的 WorkSpaces 消失了!”他们看到邮件后先是很恐慌,然后很快就意识到我是在逗他们,我只是想告诉他们,我已经能够专注在工作上,并且不去在意我的 WorkSpaces了。我曾经给 WorkSpaces 团队报告过一些错误,但都不是严重问题,而且所有问题都很快得到解决。

笔记本电脑死机

去年年底的一个早上,我的笔记本电脑硬盘坏掉了,使这次过渡的现实意义变得更加显而易见。我把笔记本电脑送到我们的 IT 支持中心,他们为我换了硬盘。回到办公室后,我重新安装了 WorkSpaces 客户端就可以继续工作了。我没有安装其他应用程序,也没复制任何文件。当时,我笔记本电脑上仅有的个人数据是 WorkSpaces 的注册码和我的 Sticker!我确实仍在本地运行 PowerPoint,因为我们不能确定会议或公司演示会上的网络连接条件如何。

同时,我开始注意到其他一些使 WorkSpaces 与众不同并更加出色的优势。由于笔记本电脑的便携性和脆弱性,我们倾向于把笔记本电脑上存储的信息视为暂时性的。在潜意识中,我们知道有一天会发生不好的事,我们将失去笔记本电脑和其中的内容。移至 WorkSpaces 消除了这一担忧。我知道我的文件存储在云端,而且知道失去我的笔记本电脑并无大碍。

它总是可以正常工作

用我的同事 James Hamilton 的话来说,WorkSpaces 总是可以正常工作。它的外观、使用体验和行为表现与本地桌面无异。

我之前说过,我是一个苛刻的用户。我有两台大屏幕显示器,运行许多办公应用程序,并且会同时打开大量浏览器窗口和标签。直到现在,我仍会从事一些并不非常适合在虚拟桌面上运行的工作。举例来说:

图像编辑 – 我要为这个博客捕捉并编辑所有屏幕截图(感谢 Snagit)。

音频编辑 – 我使用 Audacity 编辑 AWS 播客。今年我计划使用新的音频输入支持在我的 WorkSpaces 上录制播客。

音乐 – 我安装了 Amazon Music 播放器并在写博文时收听喜爱的音乐。

视频 – 我会观看内部和外部的视频。

打印 – 我始终可访问公司网络上的打印机。当我在家时,我还可以访问家庭网络上的激光打印机和喷墨打印机。

由于 WorkSpaces在 Amazon 网络上运行,我在下载大文件时不受本地速度限制或带宽上限的影响。下面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速度测试(通过 Bandwidth Place 完成):

永恒感

去年年底,我们从试点 WorkSpaces 过渡到生产环境,目前正在为许多 AWS 团队成员配置 WorkSpaces。我的 WorkSpaces 现在就是我的便携式桌面。

在顺利使用 WorkSpaces 一年多之后,我不得不说的是,WorkSpaces 与本地环境的最大区别并不在于技术,而是在于它的感觉不同(且更好)。它给人一种强烈的永恒感,无论身在何处,我的 WorkSpaces 都是我的环境。在登录后,我的环境将始终与上次离开时相同。在下线一两周后再打开时,我不必像在笔记本电脑上那样等待同步电子邮件或安装补丁。

Now With Tagging

随着企业不断评估、采用和大量部署 WorkSpaces,他们询问我们是否具有针对成本分配目的而跟踪使用量的能力。在很多情况下,他们希望看到各个部门和/或项目正在使用哪些 WorkSpaces。目前,我们正在推出 WorkSpaces 对标签的支持。现在,WorkSpaces 管理员可以使用AWS Management ConsoleAWS Command Line Interface (CLI)WorkSpaces API 给每个 WorkSpaces 最多分配 10 个标签(键/值对)。加上标签后,可以在 AWS 成本分配报告中看到针对报告目的根据需要进行切片和分块的成本。

下面显示了 WorkSpaces 管理员如何使用控制台管理一个 WorkSpaces 的标签:

目前,在提供 WorkSpaces 的所有区域都可以使用标签:US East (Northern Virginia)、US West (Oregon)、Europe (Ireland)、Asia Pacific (Singapore)、Asia Pacific (Tokyo)和Asia Pacific (Sydney)。

了解更多信息

如果您对我的 WorkSpaces 经历感兴趣,并希望了解更多信息,下面的资源可以帮助您入门:

申请演示

如果您和您的组织可能从 Amazon WorkSpaces 受益并希望了解更多信息,请访问 workspaces-feedback@amazon.com 与我们的团队联系。

Jeff;